去年暑假我們去了一趟黃石公園,自己開車,約30小時的車程,大概要開三天。我們有兩台車,大的van 沒有冷氣,原先打算開小車,臨出門不知怎麼一個轉念,開了大車走,可能東西太多了。結果車到印第安那州電瓶的燈就亮了。我們沒管它,繼續前行,等到了伊利諾州時,發現車燈越來越暗,知道不行了,趕快靠邊,最終車子完全死在路邊。

天色已經黑了,我們要找 AAA 的電話,黑漆漆的甚麼也看不見。此時 Esther 竟然摸出一支手電筒來,照亮了大家。(從此後,我再也不恥笑 Esther 旅行打包像搬家一樣。) 打電話叫拖車來,黑成一團甚麼也不能做。感謝主,車正好壞在交流道邊,麥當勞的燈光就在不遠處,於是我帶著三個孩子往交流道口走出去,這時Esther 的手電筒又派上用場了。路口正在整修,我們繞過路障,走上剛鋪好還沒通車的路面,四人手勾著手,橫跨了整條路面,正好可以演綠野仙蹤:桃樂斯跟稻草人、鐵皮人、獅子一起走在黃磚路上去找巫師,缺的只是小狗托托。

到了24小時營業的麥當勞,叫了吃的喝的,估計拖車起碼要一兩鐘頭才會到。我們聊著聊著,不知怎地 John 問起甚麼是血友病, 於是 Sarah開始講起血液的構造,然後是循環系統、呼吸系統、消化系統……,至今我還記得 John 睜著大眼,又興奮又專心的神情。一堂生物課持續了一個多鐘頭,直到拖車公司來人接上我們。隔天修好了車,我們才繼續往前行。

黃石公園當然是很美麗,旅途中還有很多很有趣的事,但是我們一想起這趟旅行,總會先想起在晚上10點鐘,我們在一家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麥當勞裡上的這堂生物課!原先車拋錨應該是很掃興的事,但在當時,在事後都覺得其樂無窮。前天跟弟兄姊妹吃飯,講到黃石之旅,結果沒有講真正玩的情景,反倒講了這段故事。

我們人生道路應該也有很多意外、料想不到的事,譬如我們現在正「拋錨」在克里夫蘭差不多將近一年的光景。不知日後回想起來,會是怎樣的感覺:我們是好好享受這段時光?還是事後後悔白白浪費了一段光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ichiachao 的頭像
hsichiachao

Jessica 在袋鼠國

hsichia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