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北美之前,趁著老爹要去
Mississauga 教會訪問,我們全家一起繞了多倫多,紐約州一圈,算是揮別北美之旅。

回來之後忙打包,累到腳都舉不起來,然後咻一聲就到了澳洲。想想再不寫恐怕以後也寫不成了,只好記記流水帳。

想想我們是很有福氣的,能這樣跟我們服事的弟兄姊妹們一站站說再見,也是難得的經歷。7/27 Akron 的弟兄姐妹愛宴送我們,7/28Kenyon College 接了參加夏令營的老大老二,又碰到各地來的弟兄姊妹們,花了一個多小時說再見,我們就往加拿大開去。

隔天主日早晨在 Mississauga 聚會。一年前就說過再見,再說一次真是很古怪,但是看到弟兄姊妹的笑臉,人就溫暖起來了。下午去多倫多,正好是集中愛宴,我們真幸福,吃了一頓又一頓。飯後坐在餐廳,看著熟悉的人、熟悉的景象,忽然有種錯覺,好像我們根本沒離開過,上星期才來過這裡,中間只隔了一週而不是一年……

7/30週一我們走401公路往東向千島湖去。每次在加拿大的公路上,都感覺天離我們特別近,好像舉手就摸得到藍天白雲,是因為緯度高的緣故嗎?

在休息站看 internet,開往 Boldt Castle 的船是2:30 最後一班。我們匆忙趕路,本來以為可以勉強趕上,可是中間修路,堵了10多分鐘的車,眼看是趕不上了。還沒到預計的出口,看到了千島湖渡輪的招牌,於是當機立斷下高速公路,往渡船方向開去,結果趕上了另一家船公司末班的船。整段行程要五小時,包括中間在倒上停留的兩個鐘頭。船經過許多美麗的島,優美的住家。到了城堡所在的 Heart Island ,屬於美國境內,我們的船從加拿大過來,所以一下船就必須經過碼頭上一個小小的海關。通過花園從正門進去,有 Hall, Billiard Room, Library, Dining RoomEsther 說我們好像走進 Clue這個遊戲的場景中。



這個城堡是
1900年,旅館業大亨 George Boldt 為了他的妻子建造的,計畫有六層高,120個房間。可是1904年他的妻子突然逝世,他下令停工,從此沒有再回到這個島上。之後這座城堡就處於荒廢狀態,許多人來偷竊建材,或在牆上塗鴉,直到不久前才開始整修開放給大眾參觀。整修也還沒有完成,只有樓下幾層佈置得美輪美奐,上面幾層還是荒涼殘破的狀態。我很感概,身為主人的人還不如我們這些遊客,能有機會看到城堡完成的面貌。



回到岸上已經
8:00 了。我們趕路回到美國,11:00到達到 Ithaca 的弟兄姐妹家。弟兄一家有三、四年不見了。孩子長得好大,催得人都覺得老了。

隔天早晨去 Cornell University 參觀校園,本想偷懶不走的,後來還是跟著大家去了。第一次參加校園的導覽,十分有意思,當我們導遊的是位升大二的學生,跟我們講許多校園的趣事。印象最深的是 Student Union是由一位校友捐獻的,在大廳的天花板上有許多教授的雕像,一邊是他喜歡的,一邊是不喜歡的,喜歡的教授或是讀書,或是沉思,不喜歡的有的在挖鼻孔,有的在煉丹藥,更有趣的是聽說他不喜歡的教授還有人在學校裡教書。

下午去康寧的玻璃博物館。本來以為只是去看幾個瓶子而已,他們幾個孩子上次去故宮博物院無聊得被嚇到,所以開頭大家都不大起勁。沒想到這個博物館有趣極了,有許多 workshop,可以看到現場製造玻璃器具或小玩具,還有教學課程可以讓你自己動手,可惜我們去得太晚,沒有機會動手做。裡面展覽的文物也很豐富,而且都很美麗,我是說跟毛公鼎比起來,孩子們會感興趣得多。大開眼界之餘,很奇怪這麼好地方怎麼從來沒聽說過。後來弟兄解釋,這個地方離其他遊覽區太遠,專程跑來沒有其他地方可以遊玩。所以如果有人經過上紐約州,千萬別錯過這個地方。



玩了一天,同時也有機會能跟弟兄好好交通,十分甜美。我們在一起聚會了
6年的時光,然後我們搬到加拿大7 年,去年搬回美國,他們也搬家了。下次再見不知又是何年何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ichiachao 的頭像
hsichiachao

Jessica 在袋鼠國

hsichia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