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25小時的行程,我們於清晨六點半,降落在雪梨機場。

風很大,兩小時之前機長警告我們了。最後半個鐘頭飛機顛簸得很厲害,開頭還能忍耐,最後十分鐘暈到不行,冷汗從額頭流了出來。我緊緊抓著扶手,咬著牙關,盼望時間快快過去。Sarah 默默遞過嘔吐袋,就在降落前的最後一刻,我張口把早餐吐了出來。這時機身一震,飛機著陸了。

我們四個人八件隨身行李,我先拖兩件下機,蹲在走道上,等老爹和John拿其他行李下來,覺得地板還在起伏搖動。

搖搖晃晃走出去,聞到甚麼味道都想吐:廁所的芳香劑,免稅商店的香水味,和排隊的人龍擦身而過的體味。

我們排在隊伍最後,等到驗完證件,人潮已經空了。走到行李轉盤,我們的八件大行李已經都卸到地上,省去好多麻煩。

當初寄這八大件行李,真是費了一番功夫。許多件都超重,我們當場開箱,把東西塞進已經快擠爆的小行李箱,或是拿出來另外隨身背著,真裝不下的就交給弟兄們。幸好還有弟兄跟著我們進機場,否則不知怎麼辦。看別人都瀟灑的只拿一件行李,就我們一家大箱小包的,感覺真像難民。〈剛去過紐約自由女神像前的艾利斯島,看到從前移民的窘況,印象正深。〉

推了四台推車,每台車上兩大件兩小件行李,連 John 也推一台。出關口時,好多弟兄姊妹已經等了近兩個鐘頭,真的好感動!

出機場大門,颳來一陣狂風,把50磅重的行李從推車上吹了下來。弟兄姊妹抱歉說,雪梨通常天氣很好,但是不知為什麼從昨晚起颳大風,「不過冬天最冷就是這樣了,不會更冷了。」他們保證。

我說,「太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漸入佳境。」。隨著大風,我的心跟著飛揚起來!之前如影隨形的頭暈,不知何時消失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ichiachao 的頭像
hsichiachao

Jessica 在袋鼠國

hsichia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