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覺每個父母對孩子都有一些特別的期望. 當然我們都共同的盼望能孩子健康, 在學校表現良好. 然而除此之外, 不同的父母就有不同的"私心" : 有人希望孩子在運動上傑出,  有人希望孩子受人歡迎 (以上大概是西方父母) : 有人希望孩子拿全 A, 還有希望孩子在音樂上有表現(這多半是東方父母).

我發現音樂就是我的"罩門", 不管環境如何, 孩子情形如何, 學樂器是我一直要他們堅持的. 來加國以後, 很多東西我都放棄了, 包括學中文在內, 但是音樂我總也不放. 現在兩個姊姊學得都不錯了, 我的目標就開始放到 John 身上.

因著 John 特別的情形, 我不大敢給他太多壓力. 所以 Esther 的鋼琴老師問了我兩三年, 我一直都沒敢讓 John 學琴. 事實上, 我曾開玩笑說, 叫兩個姊姊學樂器, 已經把我所有力氣用完了, 所以如果不是 John 苦苦哀求我, 我是不會讓他學樂器的. 真的, 叫小孩學音樂真是自討苦吃, 昂貴的學費, 往來接送的時間不說, 最折磨人的就是叫他們練習. 所有的老師都說, 沒有人喜歡練習, 但是不練就等於白交學費, 一週過一週都在原地踏步, 叫老師學生家長三方都受折磨.

唉! 可是誰叫我有這個"罩門" 呢. 

過去一年, 每週二我都要帶著 John 陪姊姊學琴去. 姊姊上課, 我們去麥當勞混兩個鐘頭. 後來想想, 反正要去, 乾脆就利用時間, 讓 John 也開始學吧. 所以找一天讓老師試了 John 一下, 結果老師說他可以開始學了, 說好這學期開始. 暑假時就不斷給他心理建設, 開學後要開始學琴, 天天要和姊姊一起練習.....

之前老師問我, John 有沒有很興奮, 期待要學鋼琴? 我很心虛說不知道. 回來問 John, 他一副 "I don't care, 你這老媽真煩" 的樣子. 直到一天, 他爬到姊姊的bunk bed 上, 得意洋洋, 然後哼起柴可夫斯基降B小調鋼琴協奏曲, 我大吃一驚! John 是三歲前不講話, 六歲前不唱歌的, 我很少聽見他哼歌或唱歌, 至今我只聽過他唱過 Twinkle, twikle, little star , 不料他竟然哼出這首曲子. 哇! 趕快大大讚美他, 說他要好好學琴, 就能彈出這首曲子來.



星期二 911就是 D-day! 我帶三個孩子到了音樂學院, 大家都很興奮. 姊姊樂理課7點開始, John 是 7:15, 他問了 15 分鐘, "Is it time yet?" 等上一個孩子結束, 老師門一開, 他就迫不急待衝進去.

一開始講鍵盤, 拍子, 音符, 指頭.....是很無聊的. John 每聽幾句, 注意力就跑掉了,辛苦的老師要用各種招式, 不斷把他的注意力抓回來 . 

John 對很多事的理解還是與眾不同. 老師講到手的姿勢說, 手要像一個 bird house 一樣, 手心要空, 手背的關節要屈起像屋頂一樣, 如果手平平的彈, 屋裡的 bird 就被壓死了. John 竟然回答說, "So the bird house can't move, right?" 我和老師一聽, 忍不住狂笑起來! 如果不動還彈什麼琴, 老師趕忙說, "It is a moving bird house."

下課時, John 拿到一顆糖作為獎勵. 回家一路都很開心.

還有一件最棒的事, Esther 大姊姊說, 她每天要陪 John 練習.
真是太太太太棒了!
Horray for Esth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sichiachao 的頭像
hsichiachao

Jessica 在袋鼠國

hsichiach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